作者: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节] [下载]   [举报] 
文章收藏
为收藏文章分类
         

      又是一个清晨,段依凌暖洋洋地起床,林芳圆已经出门。
      她拉开窗帘,阳光从落地的玻璃窗倾泻而入,屋外枝叶繁茂的大树上已经长出新叶,不远处的教堂也在安静祥和中沐浴着阳光。
      段依凌关了暖气,将玻璃窗开了一条小缝,地板上浮出一道突出的亮光,一丝凉风吹进脖子,微寒。
      她走进淋浴间。
      段依凌喜欢早晨淋浴,这样一天都干干净净,神清气爽。
      刚来巴黎的头几天,段依凌实在受不了那个转不开身的淋浴间,一不小心扬起的胳膊就碰到瓷砖上生疼生疼。
      这个区的街道和建筑没有明显的欧洲特色,到处都是四四方方的房子,四四方方的窗,除了比中国的房子矮了许多,并没有多少让人震憾之处。而且满大街的黑人和阿拉伯人。微风吹起时,也经常看见纸屑在半空里飞。
      但数日下来,段依凌已渐渐开始习惯这样的房子,这样的街道,这样的人群,也便开始喜欢上这里。
      尤其是今天,看到了春的颜色,听到了教堂的钟声,段依凌心情大好。
      哼着小曲洗漱完毕,她从冰箱取出一块比萨,放进烤箱,然后倒了杯牛奶,放进微波炉。
      吃过早餐,段依凌检查了一下背包里的文件,带上门直奔一个语言学校而去。
      象大部分来法国的中国留学生一样,首当其冲地便是找一个学校注册,然后去警察局办理一年的学生居留,然后第二年,再注册,再续居留。
      段依凌按照她在网上抄下来的地址,找到了那所语言学校。
      学校只有巴掌大的一块地,排了半天的队,才知道这个学校的注册证明,在林芳圆居住的93区办不了居留。
      她追问了不下十个为什么,接待人员只扔下一句,“je ne sais pas(我不知道)。”
      这个一头爆炸卷发的法国女人的绿色眼珠,已经转向段依凌身后的一位。段依凌再怎么追问,她也不再开口。
      段依凌悻悻地退出了学校。
      出师不利。段依凌的心情已不象正午的阳光这般明媚。
      她拿出记事本,迅速找到了93区警察局的地址,又马不停蹄地赶到那里。
      在93区警察局,得到的答案,与学校接待人员说的情况完全一致,93区的警察局,不承认她将要注册的那所语言学校的注册证明。
      要么她选择其它学校,要么搬到别的区。
      走出警察局的大门,段依凌累得筋疲力尽,心情也愈发阴郁。
      出了地铁,在回家的路上,她看到一家银行,虽然已经很累,但她还是推门走进去。她知道在法国干什么事都需要订rendez-vous(约会),存钱也不例外。
      这个rendez-vous指不定就订到十天半个月之后。
      段依凌希望把能解决的事情尽快解决,后面还要找房子,办理地铁年票,申请房补,办理社会保险,申请电话,申请上网等一系列烦心事。
      她希望能尽快安定下来,认真开始学好法语,也好尽快地申请专业。
      这家银行也是小的可怜,只有一个接待窗口,里面是一个年轻的法国小伙子,脸上挂着还很稚嫩的微笑。这里倒是不用排上长长的队,前面只有一两个人。
      段依凌说明来意后,法国小伙要了他的护照,问道:“小姐,请问您是学生吗?”
      “是的。”
      “你有学生证吗?”
      “我正准备申请学校,所以学生证暂时没有。”
      “你住在哪个区?”
      “93区。”
      “你准备在法国呆多久?”
      “两三年吧。”段依凌忿忿地想,存钱用得着这么多废话吗。
      “你有居留吗?”
      “还没有,正准备办理。”
      “对不起,小姐,没有居留,我们是不能给您开户的。”
      段依凌愣了,居然还有银行会对存款说“No”。
      “但是警察局说了,要有银行的存款证明,才给办理居留。”段依凌说。
      “我不知道,但是我们这里,没有居留,是不能开户的。很抱歉。”法国小伙从窗口递回段依凌的护照,依然微笑着望着她。
      “但是先生,你不给我开户,我怎么去办居留呢?”段依凌有点急了,本来不太利索的法语,这会更结结巴巴了。
      “我不知道。实在对不起。”
      “但是,我知道很多中国留学生,都是先在银行开户,然后再办理居留的。”
      小伙子这会不说话了,只是微笑而不再作答。
      “谢谢。”
      段依凌这会头都快炸掉了,脑子里一片混乱。
      这里不是发达国家吗?自己都不把自己的程序拎清楚。
      她实在没力气走回家,坐在街边花坛的石阶上,倍觉自己孤苦无依,鼻子一酸,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了。
      段依凌从包里拿出中国卡,拔了一串号码。
      “妈。”
      “凌凌,还好吗?过得还习惯吗?吃得好不好?睡眠怎么样?一定要吃好,别老想着省钱啊。巴黎现在冷吗,晚上睡觉记得盖好被子,出门多穿点……”
      “妈�D�D”段依凌打断了她母亲滔滔不绝的唠叨。“你们还好吧?”
      “好好,我和你爸都挺好的,一切都好。凌凌,你不是有什么事吧?”
      “没有没有,就是问一下你们。”
      “没事就好。凌凌,爸妈不在身边,很多事情得靠你自己了……”
      “嗯。妈。没事我挂了啊。”
      “凌凌。”
      此刻从电话里传来父亲的声音,让段依凌有点吃惊。平日里父亲很少与她直接对话的,一切想法和态度统统都是由母亲代言。
      “凌凌,还好吗?一个人在外面不容易,要学会坚强,爸爸不能帮上什么了,只能在这里给你加油打气。”
      父亲的几句话象按中了段依凌泪腺的电门,顿时让她忍了半天的泪刷地挂了一脸。
      
    插入书签 



 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
 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    wap读点击:
    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顶部
      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网友: 打分: 评论主题:
    分享到:

    作者加精评论



    本文相关话题
     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,要看本章所有评论,

      yjtyjhjethty